2016年12月26日 16:54:26 星期一 网站首页

慈善事业

当前位置: 首页- 政策查询-政策查询-慈善事业

黑民函﹝2019﹞115号 黑龙江省民政厅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开募捐平台监管工作的通知

稿件来源:黑龙江省民政厅    发布时间:2019-11-19     【返回】

各市(地)民政局:

自2016年8月30日,民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印发《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以来,各级、各部门全面加强对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的监管,捐赠人、受益人和慈善组织等慈善活动参与者的合法权益得到了更多保护。但是,随着近年来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微博、微信、互联网手机客户端(以下简称为“两微一端”)等融媒体普遍应用,互联网慈善募捐活动日益增多,相应出现了一些违法违规的网络求助事件,对公益事业发展造成了不良影响。特别是前不久司法机关介入并宣判了全国首例网络大病求助纠纷案件(附件1:《央广网报道: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一审宣判隐瞒财产、挪用筹款者被判全额返还》),已成为严格监管网络公开募捐行为的风向标事件。为进一步加强全省网络公开募捐监管,更好地帮助困难群众利用互联网依法获得慈善援助,促进民间公益事业发展,现就有关事宜通知如下:

一.加强法律法规学习贯彻

各级、各地民政部门要全面加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规章、文件的学习贯彻,自2016年9月1日起,凡有自然人、法人或组织在本行政辖区内,擅自利用互联网和“两微一端”发起网络公开募捐,当地民政部门要对其开展行政监管,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第二十六条“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基于慈善目的,可以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由该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并管理募得款物”之规定处理。

二.加强宣传引导

在本行政辖区内,如有慈善组织利用互联网和“两微一端”发起网络公开募捐的,当地民政部门要通过民政部指定的全国唯一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平台——慈善中国网站(http://cishan.chinanpo.gov.cn)中的“募捐信息平台”栏目,查询该慈善组织是否具备公开募捐平台资格。对于不具备公开募捐平台资格的慈善组织,当地民政部门要对其开展行政监管,限期取消其网络公开募捐行为;对拒不取消网络公开募捐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第一百零七条“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假借慈善名义或者假冒慈善组织骗取财产的,由公安机关依法查处”之规定处理。

三、核准财产状况

本行政辖区内,如有低保低收入家庭中的困难群众作为筹款发起人,向民政部核准的公开募捐平台发起筹款时,如需要当地民政部门配合提供相应证明,当地民政部门可对筹款发起人财务状况开展核实。财务状况核实要包含筹款发起人的存款、房产、车辆、收入、租金等各类财务信息,以及各级、各地民政部门对筹款发起人已经发放的社会救助金;经核实为全面、真实、准确后,方给提供相应证明。

附件:

1.《央广网报道: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一审宣判隐瞒财产、挪用筹款者被判全额返还》;

2.《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

 

黑龙江省民政厅

2019年11月19日

 

附件1:

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一审宣判

隐瞒财产、挪用筹款者被判全额返还

 

央广网北京2019年11月6日消息(记者孙莹)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莫先生因儿子一出生就患有重病,在“水滴筹”平台发起目标为40万元的个人大病筹款项目,筹集到15万多元。孩子不治身亡后,莫先生的妻子举报他没有将筹款用于孩子的治疗。“水滴筹”经调查后提起诉讼,要求莫先生返还善款。今天(6日)上午,这起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宣判后,法院就审判中发现的问题向民政部、“水滴筹”的经营者发出司法建议。

2017年9月,莫先生的儿子出生,身患一种名为威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症的重病,让家庭面临着沉重的经济负担。2018年4月,莫先生在“水滴筹”为在重症监护室的儿子发起了筹款目标为40万元的个人大病筹款项目,经过6086次捐款,筹集到153136元并提现。2018年7月23日,莫先生的儿子死亡。几天后,“水滴筹”接到孩子母亲的举报,称这笔款项并没有用于孩子的治疗。经调查后,“水滴筹”提起诉讼,要求返还。网络平台能否代表广大的赠与人向发起人主张返还筹款?判决给出了肯定的结论。审判长、北京朝阳法院望京法庭副庭长欧阳华分析:“因为双方之间形成了网络服务合同约定,合同约定赠与人授权网络平台有权因为相应的违约或者其他行为向发起人、求助人要求返还款项。”

筹款过程中,有人举报莫先生家有门面房出租收益,莫先生辩解,门面房是孩子爷爷的收入,他们夫妻二人没有工作。孩子去世后,面对妻子举报说筹款没有用于治疗,用的是另外慈善平台的捐助,莫先生辩称部分筹款用于偿还了此前为孩子治病欠下的债务。到底发起人、求助人在什么情况下应该返还筹款呢?欧阳华分析,经过审查求助项目的真实性,以及是否违约,最终认定莫先生应该返还筹款。

欧阳华说:“经过本案的审理,我们认为被告莫某在本案中不存在骗捐的行为,主要涉及违约,他没有将筹集的款项用于患者的治疗。平台规则明确规定的是用于救命,而不是用于救穷。所以我们认定了被告莫某存在挪用款项的行为,另外,被告莫某存在隐瞒其个人名下的车辆等其他财产信息的情况。”

一审判决通过大量细节的分析,认为“水滴筹”公司在审核发起人、求助人发起项目方面存在瑕疵,并没有要求发起人填写名下是否有车、是否有房产等财产信息。

欧阳华表示:“通过对于平台规则、法条的梳理,我们认为平台应该承担严格的形式审查义务和严格的监督义务,以确保他筹集的每一分钱都专款专用,用到了患者的治疗身上,而不应该被挪用。”

据相关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水滴筹”等互联网个人求助平台发布的求助信息获得了超过2亿爱心人士的响应,筹款超过220亿元,救助人数超过280万人次。但法律定义不清,规定过于原则;求助人信息披露范围不清、标准不明、责任不实,款项筹集使用亦不公开、不透明;个人大病求助网络平台没有明确的准入门槛;个人大病求助网络平台所掌握的筹集资金缺乏第三方监管等问题不容忽视。北京朝阳法院望京法庭庭长王敏分析:“我们看到,实践中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引发广泛关注和诸多争议。例如‘罗一笑事件’‘王凤雅事件’等。不论是不实的信息还是有意的隐瞒,都可能让公众的爱心受挫。一旦公众对互联网个人求助产生‘信任危机’,将直接冲击现有救助体系,损害的不仅仅是慷慨解囊的捐赠人,更是那些未来真正需要救助的潜在不特定群体。”

北京朝阳法院向民政部发出了司法建议,请民政部协调推进个人大病求助行为的立法工作;引导全部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加入自律公约,建立自律组织,完善平台管理,建立多方联动共商机制。“请贵部指导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实行自有资金与网络筹集资金分账管理,建立健全第三方托管机制,完善筹集资金公示制度。”欧阳华表示。

北京朝阳法院政治部副主任石岩说,尽管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并不是民政部直接主管,但是作为社会保障公益慈善的有益补充,客观上会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和规范。“我们注意到2016年民政部曾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另外民政部也曾公开表示,将积极引导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平台修订自律公约,完善自律机制,因此我们才向民政部发出了司法建议。”

北京朝阳法院还向“水滴筹”公司发出了司法建议,建议其加大资源投入,健全审核机制,配备与求助规模相适应的审核和监管力量;完善筹款发起人、求助人家庭财产公布标准、后续报销款处理方案及赠与撤回机制,切实履行审查监督义务、保障捐赠人权益;建立与医疗机构的联动机制,实现资金双向流转,强化款项监督使用等。旁听案件的北京市人大代表、中日友好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张晓艳说:“经常会碰到这样的病人,非常困难的时候,他都没有钱吃饭,更不用说是治病。这种监管特别能够促进我们的慈善捐助能够真正应用到需要救助的患者个体。”

北京市人大代表刘峰说:“在支持的情况下,让互联网的发展、慈善的发展以及公益捐赠的发展有序、依法依规地惠及到更多有需要的人群。”

 

附件2:

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

民发〔2016〕157号

第一条为进一步规范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维护捐赠人、受益人和慈善组织等慈善活动参与者的合法权益,促进我国慈善事业健康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国务院关于促进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发[2014]61号)等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本办法所称公开募捐平台服务,是指广播、电视、报刊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为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活动或者发布公开募捐信息提供的平台服务。

提供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的广播、电视、报刊、电信运营商应当符合《广播电视管理条例》《出版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等规定的条件。通过互联网提供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依法由民政部指定,并符合《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规定的条件。

第三条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在提供公开募捐平台服务时,应当查验慈善组织的登记证书和公开募捐资格证书,不得代为接受慈善捐赠财产。

第四条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向慈善组织提供公开募捐平台服务应当签订协议,明确双方在公开募捐信息发布、募捐事项的真实性等方面的权利和义务。

第五条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现慈善组织在开展公开募捐时有违法违规行为的,应当及时向批准其登记的民政部门报告。

第六条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记录和保存慈善组织的登记证书复印件、公开募捐资格证书复印件。网络服务提供者还应当记录、保存慈善组织在其平台上发布的有关信息。其中,登记证书、公开募捐资格证书相关信息的保存期限为自该慈善组织通过其平台最后一次开展公开募捐之日起不少于两年;募捐记录等其他信息的保存期限为自公开募捐完成之日起不少于两年。

第七条民政部门发现慈善组织在使用公开募捐平台服务中有违法违规行为,需要要求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协助调查的,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予以配合。

第八条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停止为慈善组织提供公开募捐信息发布服务的,应当提前在本平台向社会公众告知。

第九条鼓励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为慈善组织提供公平、公正的信用评价服务,对开展公开募捐的慈善组织的信用情况客观、公正地进行采集与记录。

第十条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第十一条各级民政部门依法对慈善组织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提供的平台发布公开募捐信息、开展公开募捐的行为实施监督管理。慈善组织有违法违规情形的,由批准其登记的民政部门依法查处。

第十二条国务院及地方各级广播、电视、报刊及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部门、电信主管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依法对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为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提供的平台服务实施监督管理,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

第十三条民政部门应当建立健全与广播、电视、报刊及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部门、电信主管部门的信息沟通共享机制、信用信息披露机制和违法违规行为协查机制,强化协同监管。

第十四条本办法由民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解释。

第十五条本办法自2016年9月1日起施行。


黑龙江省民政信息中心建设管理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1033号 流量分析系统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 邮政编码:150001 E-mail:webmaster@hljmzt.gov.cn
建议IE6.0浏览器1024×800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哈尔滨蓝易科技有限公司